本站检索
    首页 > 政务发布 > 专题专栏 > “黄金十条”系列政策解读

立市经济的奠基工程——写在七台河市实施“9388”工程建设“北方温州”二十五周年之际

 时间:2018-10-30    来源:七台河日报

  近日,七台河朋友满边泽从网上发来一组照片,知晓七台河市又掀起了新一轮发展民营经济热潮。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又是七台河市实施“9388”工程,建设“北方温州”二十五周年。籍此与家乡父老一起回顾“北方温州”发展模式出台实施的背景,也算是对家乡改革发展的一份参与。

  一九八九年十月一个周末,新闻联播刚刚结束,新任七台河市政府市长罗树清打来电话:“老邹吗,我是罗树清,我想和你聊一聊。”来到罗树清办公室将近晚八点钟了。

  那晚,我和罗树清市长从七台河那个偏僻的小山村,聊到新兴工业城市。七台河缘煤而兴,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发建设,可谓高度计划经济培育的“骄子”。全市煤炭行业产值占全市生产总值85%以上,七台河矿务局产值占全市总产值75%以上。公有制经济一统天下,民营经济成分几乎为零。“傻大黑粗”“原”字号煤炭产品由国家按计划直接调拨走,企业创造的税收利润直接进入中央国库。受“先生产、后生活”思想影响,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欠账严重,几十万市民长期生活在因采煤造成地面塌陷的极端恶劣的环境中。产业单一、央企独大,“大企业”、“小政府”,地方政府就像旧时代大家庭里的“小媳妇”,难有作为。

  罗树清说:“省委派我来七台河谈话时说,七台河是一座新兴工业城市,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但是摆在面前的却是一大堆历史欠账。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身为一市之长,我睡不着觉啊。”我望着刚履新的市长,忽然想起封建小吏郑板桥的两句诗:“衙斋卧听潇潇竹,疑是民间疾苦声。”我说:“市长啊,七台河开发建设三十年了,政策体制如此,你刚到任,急有什么用啊。”罗树清说:“我们不急,可是老百姓急啊。”

  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罗树清全无睡意,走到我面前认真地说:“七台河经济社会发展还是按着这个老路走下去,政府将无所作为,涉及民生的历史欠账将无法解决,我们将会愧对江东父老。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打破现行计划经济体制,走出一条属于七台河自己的发展道路。”我听后茫然地说:“现行体制从中央到地方几十年一贯制,要想打破谈何容易,出路又在哪里呀?”罗树清说:“国家正当改革之时,七台河发展的出路只能从改革上去探寻。路就在我们自己的脚下,就看有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

  那一天晚上,他决定派我带领七台河市经济考察团赴温州等地考察学习,探寻七台河改革发展之路。

  1990年春节过后,七台河市经济考察团出发了,考察首站是温州。考察团成员由市工商局、税务局及县区领导干部十二人组成,我担任团长。

  那时,温州不通火车,也没有机场,考察团从杭州坐公路客运汽车赶往温州。到达的第二天上午,考察团一行去拜访温州市委书记张友余,他的一句话让大家考察学习的热情凉了半截。他无奈地说:“七台河朋友这次来温州,我们不便说什么了,请你们自己到下面走一走,看一看。对与错,是与非,让历史作出评判吧。”

  考察团先考察永嘉县桥头镇钮扣大市场。走进位于姑溪岸边的桥头镇,沿街两侧店铺林立,路边到处摆设着贩卖钮扣的摊点,躁动人群匆匆的脚步声、吆喝声、人力三轮车的叮当声沿街流淌,释放着这座古镇改革开放的蓬勃活力。镇街中心北侧一栋三层小楼悬挂的《桥头镇邹氏钮扣批发中心》牌匾吸引了我,便走过去与老板搭话。主人叫邹克勤,四十岁不到,十分精干。十二岁时小学没毕业,迫于生计就跟随父亲到外面流浪乞讨,十五岁时就一个人背起弹棉弓独自闯荡天涯,足迹走遍半个中国。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怀着由改革开放激发出来的发家致富的梦想,带着从外地购得的一批钮扣和市场信息回到家乡桥头镇,临街摆摊做起钮扣生意,头一天就赚得一百来元钱。这些钱在当时可是相当于一个温州人一年的收入啊。一粒几厘钱的小小钮扣打开了邹克勤发家致富的门路,他带领全家人做起了钮扣批发生意。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自家建起了钮扣加工厂,办起了桥头镇第一家钮扣批发中心,还把生意做到杭州、上海,规模越做越大,成为桥头镇改革致富的带头人。

  昔日里鸥江边上一个三面环山、交通闭塞、贫穷落后的桥头镇,几年工夫钮扣生意占到全国市场的80%,世界市场的60%,被誉为“中国钮扣之都”,“亚洲第一大钮扣批发市场”,“中国的布鲁塞尔”。桥头镇迎着改革开放大潮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我们眼界大开,兴奋不已。

  乐清市柳市镇轰动全国的“八大王”案件让我们大为震惊。柳市是位于烟波浩渺的乐清湾之滨、寰中绝胜的雁荡山南麓一个历史悠久的古镇,贫穷落后是岁月留给那里沉重的记忆。到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柳市父老仍然食不果腹,饥寒交迫。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唤醒了柳市人发家致富的梦想,演绎了一曲中国当代农民改革创业的悲壮故事。

  改革,造就了先锐的改革者。随着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柳市镇这片热土奇迹般崛起一座“中国电器之都”,产品销量占到全国市场65%。贫穷落后的柳市镇一排排工业厂房应运而生,一栋栋洋房别墅拔地而起,成为温州乃至全国改革创业、发家致富的神话,同时造就了以电器大王郑忠元为代表的八位先锐改革者和致富带头人,被温州人誉为“八大王”。

  一九八二年,中央下发了《关于打击经济领域违法犯罪活动的紧急通知》,声名远播的柳市镇成为浙江省乃至全国打击投机倒把犯罪的重点。“枪打出头鸟”,“八大王”为代表的改革致富带头人先后被抓起关进大牢。

  “八大王”案件极大地震动了时任温州市委书记的袁芳烈,他看到温州经济因此遭受到惨重损失,家乡父老忧心忡忡,意识到不能再这样折腾下去了,顶着上面的巨大压力,为“八大王”冤案平反,使之获得无罪释放。

  温州民间流传的一句顺口溜反映了那个年代温州人的生活:“平阳讨饭,文成人贩,洞头靠高利贷款吃饭。”那一天,我们听了柳市街道干部石锦宽一席话解开了心中的谜团。他说:“温州人有今天的好光景,要感谢遇到了改革开放这个好时代,感谢共产党鼓励群众发家致富的好政策,感谢真心为百姓遮风挡雨的好政府,感谢袁芳烈这样一心为民、勇于担当的好书记。温州人实在是穷怕了,苦怕了,再不能回到过去那条老路上去了。”石锦宽的一席话让我们理解到,温州改革开放的经验就是一句话:坚定地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指引的改革开放的道路,解放思想,放开政策,让群众放开手脚发家致富,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考察团五月初回到七台河,走时还是冰封大地,如今已是绿满柳枝头了。回来第二天晚上,罗树清市长急着要听考察情况汇报。听了汇报后,罗市长非常兴奋,大有感慨地说:“洞中方七日,世外几千年啊。温州经验表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世道真的变了。七台河人再不能像蜗牛一样睡大觉了,再不奋起直追,就将被改革的大潮所淘汰。”

  考察团很快向市委常委会议作了汇报,接着向全市县处级干部大会,及县、区乡镇以上干部千人大会作了汇报,温州改革开放的经验在全市迅速传播开来。五月的煤都像燃起了一把火,七台河刮起一股改革的旋风。

  一九九一年末,七台河市委换届,罗树清任市委书记。一九九二年初,罗书记决定亲自率队去温州考察,我一路随行。那一天到达温州也是晚上,我刚进到酒店还未及放下行李包,罗书记就把电话打进房间,说:“老邹,赶紧打开电视,正在播邓小平《南巡谈话》。”

  那个时候,中国改革开放未久,“计划”和“市场”、“姓社”和“姓资”受到很大质疑。在这样历史紧要关头,邓小平视察了深圳、珠海,发表了举世震惊、影响深远的《南巡谈话》。邓小平说:“不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的生活,就是死路一条。”“改革开放的胆子要大一点,看准了的就要大胆地试,大胆地闯”。邓小平《南巡谈话》的发表,有如浩荡东风吹散了人们思想上的重重迷雾,神州大地迅速掀起改革开放的滚滚春潮。

  那一天,七台河市委书记罗树清和温州市委书记张友余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罗树清说:“这次来温州考察学习,正遇上邓小平《南巡谈话》发表,有一种强烈的历史机遇感;看到温州父老迎着改革开放大潮发家致富的火热现实,想到七台河至今仍处在封闭落后的状态,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紧迫感。此次考察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七台河改革发展的路径,我们要借邓小平《南巡谈话》的东风,学习借鉴温州发展模式,在黑龙江七台河再造一个‘北方温州’。”就在那一刻,催生了七台河市建设《北方温州》全新的改革和发展思路。

  一九九二年底召开的七台河市委全会作出《关于实施“9388”工程、建设“北方温州”》的决策。即从一九九三年起,七台河市委、市政府带领全市人民沿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的道路,学习借鉴温州发展模式,从七台河实际出发,实施八项改革系统工程,经过八年时间的努力,到二OOO 年把七台河初步建设成经济发达、市场繁荣、社会安定、环境优美、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的新七台河。

  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七台河搞“北方温州”建设必定是一场艰难的“破冰”之旅。

  首先是思想破冰。北大荒人传统的老守田园、封闭落后的陈旧观念,加上长期计划经济体制形成的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的落后意识,造就了七台河人安于现状、不思改革、不求进取的思想。这种思想观念不破除,建设“北方温州”将寸步难行。七台河市委、市政府狠抓干部解放思想,更新观念,要求各级干部都要争做推动七台河繁荣发展的改革者,不允许当改革的“绊脚石”,“不能占着茅楼不拉屎,不换思想就换人”。市委把培训干部的课堂直接搬到改革前沿的温州,安排县区和市直领导干部到温州挂职锻炼,在改革一线考察培养干部。

  其次是政策破冰。实施“北方温州”发展模式,核心是放手发展民营经济。在那个年代,民营经济还是在现行政策和公有制经济双重挤压下的“夹缝经济”,不破除“姓社”“姓资”这个政策坚冰,民营经济不可能得到发展。市委、市政府实施政策的原则是:解放思想,放开政策,放开管理,放水养鱼,放手发展,“让孩子先生下来”。出台了“先证后照”“先发展,后规范”等一系列发展民营经济优惠政策。

  三是体制破冰。在计划经济时代,政府主体意识错位,政府公职人员利用手中公权力,把自己当成百姓“父母官”,政府管理职能概括一句话:“我说,你听;我管,你服。”一切从计划经济条条框框出发,不懂得按市场经济规律调动和保护投资人、纳税人积极性。这种体制模式不打破,建设“北方温州”就是一句空话。为此,市委、市政府大搞“拆庙”“撤神”,党政干部视百姓为“衣食父母”,甘作人民公仆,转变职能作风,一切从群众利益出发,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办群众所需。

  实施“北方温州”发展模式,极大地调动了七台河父老乡亲改革创业、发家致富的积极性,一大批私企、个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全城从山上到山下,庆祝企业开张营业的锣鼓声、鞭炮声接连不断。昔日里在温州见到的喜人景象,如今在七台河出现了。那一个时期,从政府会议室,到集贸市场,到公交车上,到各家各户餐桌旁,改革开放,发家致富,经商办企业成了最热门的话题。实施“9388”工程,建设“北方温州”,七台河就如同施了魔法,城还是那座城,而人已非那些人了。

  七台河实施“北方温州”发展模式,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阻碍和反对。一时间,七台河成了全省关注的热点,省里一些部门和领导纷纷打电话过问、指责。有人抓住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做文章,直接上书中央,把举报信捅到中纪委、中央政法委。没过多久,七台河市委接到上面转来的由中央政法委书记批示的状告罗树清在七台河“复僻资本主义”的举报信。一些人在为罗树清的安全担心。

  此时,时任黑龙江省委书记岳歧峰到省东部七个市地检查工作,在七台河从城到乡跑一圈,听过市委工作汇报后,表态说:“看了七台河的工作,让人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他鼓励七台河全市干部群众要团结一心,坚持不懈,走出有自己特色的经济发展道路,为全省民营经济发展摸索经验。省委主要领导的表态,很快平息了社会上“质疑”和“反对”的声音。七台河市民营经济进入了蓬勃发展的快车道,改革和发展的春天到来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九九四年十月末一天,罗树清书记与“秘书班子”一起研究起草即将召开的市委全会工作报告,中间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后便匆匆叫停了会议。回到办公室,罗书记对我说:“接到省委组织部通知,要我回省里工作。”

  七台河搞改革开放正在火头上,临阵换将,让我一时无语。

  罗书记调离七台河的消息不胫而走。一天下午,七台河有点名气的民营企业家谢俊波带领十来位民企老板找到我办公室,谢俊波说:“七台河建‘北方温州’,发展民营经济离不开罗树清,我们要集体到省委请愿留下罗书记。”我劝阻说:“调罗书记回省工作,是省委从全省大局考虑做出的安排,我们要顾全大局,不能给组织找麻烦。”谢俊波说:“罗书记这几年为七台河发展、老百姓幸福操尽了心,没抽我们一支烟,没喝我们一杯酒,七台河父老欠老罗的。我们这些人要集点资给罗书记铸一个金杯送给他。”我说:“我理解大家的心情,可是不能这么做。第一,罗书记肯定不会接受。第二,共产党的纪律也不允许。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有家乡父老一片真情,罗书记就知足了,我们也为他骄傲。”罗书记离开七台河那天,家门前一大早聚满了送他的人群,相识的不相识的,也有起大早赶十多里路的年长的叔、婶挎着鸡蛋、果菜篮子要送给罗书记。当罗书记与大家握手告别那一刻,眼里噙着莹莹泪光。送罗书记的车子已经驶出市区十来里路了,沿路上还站着许多人,罗书记多次停下车子与乡亲们告别。“昔日心血洒热土,乡亲十里送书记”。七台河父老用他们对罗树清书记的一片真情演绎了现实版“十送红军”那感人的一幕。这是家乡父老对一位党的领导干部一心为民服务情怀的赞美,是对地方党委、政府富民政策的认可,是对党的改革开放路线的拥戴。

  我离开七台河快二十年了,无论走在哪里都牵挂着家乡的发展变化。这些年来,七台河市历届市委、市政府坚定地沿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的道路,紧紧抓住发展民营经济这条主线,带领全市人民奋勇前行,使民营经济从“夹缝经济”、到“富民经济”、到“立市经济”、到“主体经济”,贡献了六成经济总量、七成财政税收、八成劳动就业,担起了地方经济繁荣发展的主力军。

  东方风来满眼春,煤都改革再启航。今天,七台河市委、市政府又带领家乡父老掀起新一轮发展民营经济的大潮。我们欣喜地看到,一个大煤都、大经贸、大民营、大园林、繁荣昌盛的七台河阔步前行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康庄大道上。(邹闯)

  作者简介:

  邹闯曾任七台河市政府秘书长,七台河市委秘书长、常委,七台河市政府副市长

相关信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说明网站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报送排行
七台河市人民政府主办 七台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承办 备案序号:黑ICP备05000408号
七台河市政务经济信息中心技术支持 黑公网安备 23090302000001号
地址: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区大同街45号 网站标识码:2309000001